生物质能在东亚的蓬勃发展引发碳排放隐忧

引言

在过去的十年里,日本和韩国越来越多地转向生物质颗粒燃料,但并非所有生物质能源都能助力“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日本制定了新规,要求进行生命周期温室气体排放核算,但并不适用于现有的34家生物质能源工厂。日本政府称,生物质能在协助将在实现日本到2030年减少46%的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韩国将生物质燃烧纳入其可再生能源组合,导致目前有17家生物质能源厂在运营,另有至少4家在筹建中。

这是生物质能首次在欧洲以外的地方大规模扩张,有专家表示,这一趋势会导致实际碳排放的严重低估和气候变化加剧,同时给已经陷入困境的森林生态带来更大压力。

欧盟和英国正在依照温室气体减排任务,逐步淘汰煤炭,但取而代之,增加对木制材料的燃烧,来获取能源和热量。这种做法其实造成的碳排放依然不减,大气层难堪重负

如今,两个亚洲工业巨头正在步欧洲之后尘。日本和韩国是世界上第三大和第十大经济体。自2012年以来,他们越来越依赖燃烧木材作为能源,利用联合国容忍的一个“漏洞”,允许将生物质燃烧的排放量算作碳中和,将其与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归入同一类别。

其结果可能是低估了他们的实际温室气体排放量,使他们能够至少在纸面上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日本和韩国都在2020年承诺,到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

01

对森林的压力与日俱增

欧洲和东亚生物质的使用引起对木质颗粒的急剧需求,给美国东南部、加拿大西部和东欧的原始森林带来更多压力。环境专家们称,这种需求同样可能导致东南亚,特别是越南、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类似采伐。

根据一家追踪生物质使用情况的环境组织“环境纸张网络”研究:到2027年,日本对木质颗粒燃料的需求将从2017年的50万吨上升到每年900万吨;韩国则将从2017年的240万吨上升到每年820万吨。日韩两家将接近于欧盟和英国的未来需求的总和。

根据韩国环境组织 “气候解决方案”(SFOC)的一份报告,韩国政府为进一步发展生物质能提供很多补贴,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却此涨彼消。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生物质能专家Tim Searchinger在森林会议上提醒日本环境人士:日本对木质颗粒的所拟需求量相当于弗吉尼亚州的所有森林。其研究表明,要从木材中提供2%的全球初级能源,需要将全球商业木材的采伐量增加一倍。

这种趋势甚至发生在各国宣称保持森林完整的背景下。2021年11月,100多个国家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同意将减少全球森林砍伐作为一项主要的气候缓解战略。但这一承诺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得以为商业伐木留下足够的空间,而商业伐木又为木质颗粒的生产提供了原料,因此森林砍伐继续有增无减

美国非政府组织Wild Heritage的Cyril Kormos在谈到格拉斯哥协议时说:“人们没有颜面仍在每年砍伐数亿公顷弥足珍贵的原始森林的同时,还在信誓旦旦地声称保护世界森林”。

02
颇具争议的做法和政策

自从人类学会用火以来,燃烧木头取暖和做饭是世界各地很多家庭和社区的普遍做法。但是,以工业规模燃烧木材作为能源,这种做法在十多年前还是不存在的。这种获得能源的方式既导致环境污染,也有悖于气候行动。这些威胁包括增加森林砍伐、提高碳排放、丧失碳封存能力,以及破坏生物多样性。

以压缩木材或木质颗粒形式的工业规模的木材燃烧正不断增多。欧盟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木质颗粒市场,2020年消费近3100万吨,比2018年的2900万吨增长7%。根据环境纸张网络的研究,欧盟和英国经营着100多家生物质工厂,用来生产能源和热量。

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木质颗粒行业辩称,他们主要使用废旧木材来制造颗粒,这些原料是木材废料、树枝和树梢,以及因虫害或疾病而死亡的树木。但是,森林保护者利用他们对该行业的密切监测表明,如Enviva这样的大型国际生物质能公司,在木质颗粒的生产中,至少有一半使用了从原始森林和树木种植园中砍伐和清除的整棵树,而这都已经是保守数字了。

然而,由于树木会重新生长,政策制定者将其视为一种可再生的能源。事实上,工业规模的木质颗粒生产的出现可以追溯到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在该联合国文件中,木质生物质被定义为与风和太阳能等同地位的“可再生能源”,这一论断源自当时对森林生态研究深度所限。

当时的认识是,燃烧树木所产生的碳排放将很快被现有的森林生长和植树所抵消,但这一论据早已被大量的研究报告所质疑。京都会议导致了一个计算漏洞,将木材燃烧定义为碳中和,不要求各国计算燃烧木质颗粒的烟囱排放

麻省理工学院生物质能专家John Sterman说,碳中和也是可能的,但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估计,今天燃烧木质颗粒所释放的碳将需要44至104年才能被新种植的树木重新吸收。也就是说,这需要树木被种植并允许生长那么久,并且在这之前没有被火灾、疾病或昆虫所消耗。

但是,世界可能没有这样的时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估计,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必须在短短八年内实现前所未有的碳减排,以避免比我们今天所经历的更严重的全球气候危机。

2009年,Searchinger在《科学》杂志上一篇评论指出了这一碳核算错误,相信政策制定者会做出回应,以确保准确的碳核算。但是,随着英国和欧盟面临着到2030年减少化石燃料排放的法律义务,他们都转向了工业规模的木材燃烧来取代煤炭,坚持京都对生物质的碳中和定义,欧盟和英国的补贴每年达到数百万美元,日本和韩国也趋之若鹜。

Searchinger表示:“你有一个核算错误,你永远不知道它会去哪里。这一直是生物质能源的故事。一旦人们开始计算错误的排放量,你也永远不知道情况会变得多么糟糕。这些国家通过称其为碳中和,为燃烧生物质能提供信用贷款或奖励。这便是挑战所在。”

更糟糕的是,木质颗粒在每单位能源中产生的碳排放甚至比碳密集型的煤炭还要多,因为木材的能量密度还不如煤炭

澳大利亚环境纸张网络的领导人Peg Putt说:“增加生物质能源的燃烧以取代煤炭未能减少烟囱排放,实际上是增加了排放。此外,在天然林的森林生物质被燃烧的地方,它正在消耗这些森林的碳储量,并破坏了它们在从现在到2050年的重要减排时期的碳封存潜力。”

03
日本生物质能,因何而兴?

日本对生物质能源的兴趣源自2011年的福岛核危机。环境组织Mighty Earth东京代表Roger Smith介绍,在福岛9.1级地震引发海啸并导致福岛核电站崩溃后,日本关闭了其大部分核电站,这引起停电限电,只好增加化石燃料消费来满足日本能源缺口。

当时,获得补贴的生物质能已经在欧盟获得关注,起初各国将木质颗粒与煤炭一起燃烧,在共同燃烧的过程中,他们称之是在逐步减少碳排放。随之,日本在2012年推出了可再生能源补贴,并将生物质能纳入其中。虽然生物质有机材料的来源可以是农业废弃物,或是玉米和大豆制成的生物燃料,但木质生物质主要是由砍伐的树木制成的木质颗粒,这一点是森林和气候倡导者最关注的。

Roger Smith指出:“日本官员没有想清楚实际建立生物质发电厂必须经历的所有步骤。例如,你需要一个长期的燃料供应。也需要有排放政策,以确保你在缓解气候变化,而不是使其恶化。这些要素在2012年都没有到位。”

在福岛灾难发生后的五年里,日本投向太阳能发电,但也推进了现有燃煤电厂的使用。在这些电厂中,煤炭与进口木质颗粒和棕榈仁壳混合在一起。近几年,日本推动木质颗粒和棕榈仁壳来替代煤炭,或者通过共同燃烧来“降低”煤厂的碳排放。

Roger Smith说:“一旦日本的政策或日本公司做了什么,他们就想继续做下去,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改进。因此,在能源方面,公用事业和重工业对维持现状的不惜重金。这曾经是使用核电、煤炭、天然气和石油的大型集中式工厂的基荷。这就是生物质能对他们的吸引力所在。”

现在看来,日本在未来对待生物质燃烧的方式确实有了些许转变。一年前,日本官员已经开始对生物质是否是气候解决方案持开放态度。

2022年4月份,日本实施了一个 “生命周期温室气体评估标准”,限制了未来生物质的扩张。然而,它并不适用于现有的生物质发电厂,根据环境纸张网络的监测,目前日本全国至少有34家50兆瓦以上的生物质发电厂。

04
日本政府观点的变化

自然资源和能源署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负责生物质能的官员认为:“与太阳能和风能相比,生物质能是一种不依赖天气的可再生能源,可以产生稳定的电力供应。”

据这位官员说,在实现日本到2030年减少46%的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方面,生物质能将发挥更大的作用。由于日本的政策要求生物质能源是可持续的,该国希望在国内生产更多的生物质,耕种快速生长的雪松和柏树,可以在10年的周期内收获,制成颗粒状。

官员们补充说,在收获生物质的地方应该重新种植树木。但科学研究人员表示,这在短期内对气候益处不大,因为失去的碳需要几十年才能储存在生长的树木中。

2022年4月,日本政府根据其生物质能工作小组的建议,提出了一项要求,即从2030年起,接受补贴的新认证生物质能项目必须比化石燃料的生命周期温室气体排放减少70%。

然而,日本现有的34家工厂则被豁免。因此,这项新规定显然不会减少国家目前的生物质使用量,Roger Smith称,近年来几乎没有新认证的生物质项目。环境组织现在针对的是让新规则适用于现有的生物质工厂,因为日本只有三个新工厂在规划中。

其实并非所有人都认同日本的主流观点。京都立命馆大学教授、经济产业省(METI)生物质能工作小组成员桥本诚司说,他对生物质能是碳中和的说法深表怀疑,并同意大部分研究表明 “偿还”燃烧生物质能的碳债需要几十年。

桥本介绍到:“生物质不会仅因其名就是碳中和的了。我们需要考虑如何以碳中和的方式使用生物质,以降低排放。在这样做的时候,重要的是不要减少储存在生物质森林本身的碳储量,而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增强它。”

桥本的希望是日本可以满足其对木质颗粒的需求,同时提高森林的碳储存能力。对此观点,Roger Smith认为并不现实。

05
韩国的生物质能发展轨迹

2012年,韩国引进生物质能并不需要一场“海啸”。韩国只是借鉴了欧盟和英国的政策,将生物质能作为其可再生能源组合的一部分。与欧洲一样,对木质生物质有利可图的补贴已经到位,称为可再生能源证书(RECs)。

韩国团体 “气候解决方案”的前高级研究员Kim Soojin表示,韩国公司被要求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得6%的能源。RECs可以在市场上进行交易,因此公司可以满足他们的配额,或者交易证书。

因为生物质被纳入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所以它得到了很多关注。纳入REC使电力企业,尤其是煤电公司,更容易在他们自己的现有设施中燃烧生物质,而不必投资另一种可再生资源。”

根据环境纸张网络的调查,目前韩国有17家生物质发电厂,其中一些仍与煤共烧,有三家正在建设中,还有一家计划建设。

“气候解决方案”组织的报告表述,在2012年的10.6万兆瓦时和2018年的649万兆瓦时之间,韩国的生物质发电量以兆瓦时计算增加了61倍。2018年里,韩国进口了340万吨的木质颗粒,仅次于英国和丹麦的进口量。

该组织报告称,生物质正在危害韩国的可再生能源部门,并抵消着全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Kim Soojin说,韩国政府的科学家告诉她,新种植的树木比老树吸收更多的碳,所以采伐老树是一个有用的气候缓解策略。

这种说法与森林生态学家多年来的结论完全相反。树木越老越大,其碳吸收和储存能力就越强。每当一棵老树被烧为能源,它储存了多年的所有碳都被释放到大气中。

在2021年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前一周,来自日本和韩国的12个非政府组织共同写了一封信给日本首相和韩国总统。他们谴责越来越多的生物质的使用和不断增加的补贴他们总结了科学知识,对普遍存在的燃烧木材是碳中和的观点提出了质疑。他们指责国家生物质能政策加剧了全球气候危机

日本和韩国团体敦促两国领导人锐意改革,保护全球森林,要求可再生能源减少近期排放,并制定更透明的法规,对现有生物质燃烧实施有效环境监管。

在2021年11月初为期两周的联合国峰会上,生物质能政策问题从未成为正式议程的一部分。峰会期间没有讨论或辩论过这个问题。日韩领导人对民间组织的诉求置若罔闻。



作者:Justin Catanoso(美国Wake Forest University新闻学教授)
此文发表于《中国发展简报》


英文原文链接:
https://news.mongabay.com/2022/05/missing-the-emissions-for-the-trees-biomass-burning-booms-in-east-asia/
本文翻译已获得作者授权

亚洲浆纸业:银行及投资者风险简报

下载报告全文

http://environmentalpaper.cn/wp/wp-content/uploads/2022/01/Final-中文-211206-app-briefing_FINAL.pdf

概述

印度尼西亚浆纸业巨头亚洲浆纸业(APP)由该国最大企业集团之一金光集团控制。APP的供应链对社会和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已有长达三十年的记录。多年来,该公司一直与森林砍伐、大量温室气体排放、森林火灾、土地冲突及当地居民流离失所、以及针对环境活动家的暴力、甚至杀害活动相关联;公司的行为与其承诺存在明显的不一致,并存在违反政府关于保护泥炭和雾霾防护等相关法规的现象。

尽管APP已做出相关承诺,其侵害活动仍在持续进行。类似OKI制浆厂扩建计划的业务扩展活动将会给森林、泥炭地和当地社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APP的业务对银行和投资者构成重大风险。此风险简报将指出该公司的侵害行为将会给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带来的声誉、金融、监管、法律及其他方面的风险。

APP: Risk briefing for banks and investors

Download the full report

http://environmentalpaper.cn/wp/wp-content/uploads/2022/01/211206-app-briefing_FINAL.pdf

Summary

The Indonesian pulp and paper giant Asia Pulp and Paper (APP)[1] is controlled by the Sinar Mas Group, one of the largest conglomerates in the country. APP has a thirty-year track record of negative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s across its supply chains. The company over many years has been associated with deforestation, massive greenhouse gases emissions, forest fires, land conflicts and displacement of communities, violence and even killing of environmental activists; issues that are in clear dissonance with the company’s own commitments, as well as government regulations and laws, such as those on peatland and haze protection.

Despite its commitments, APP’s harmful practices continue, and the company is further expanding its operations in ways that will have catastrophic consequences for forests, peatlands and communities, as with the planned expansion of the OKI mill.

APP’s operations represent major risks for banks and investors. This risk briefing sets the reputational, financial, regulatory, legal, and other risks to banks and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hat consider exposing themselves to the company and its abuses. We wrote to APP, giving them the opportunity to respond to questions regarding it’s planned expansion of its OKI pulp and paper mill. We were pleased to see that APP provided a response, of which relevant parts can be found in the appendix. 


[1] See BankTrack’s Dodgy Deal profile on APP here.

《吞噬森林》(Swallowing up Forests)中文版概要

吞噬森林——巴布亚和婆罗洲宣布的新 “粮食庄园计划 “将导致更多的饥饿问题,并威胁到当地人民、区域森林和全球气候。

执行摘要

印度尼西亚政府最近宣布了一些名为 “粮食产业计划 “的项目。印尼政府[1]提供的有限信息显示,这三个拟议的 “粮食产业 “项目将在中加里曼丹(婆罗洲)、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北苏门答腊分别占地约77万公顷、200万公顷和3.2万公顷。更多的计划已经宣布在南苏门答腊和东加里曼丹进行,预计还有更多的计划。

这些项目将把森林从 “永久性森林 “移至其他用途(可能意味着砍伐森林),目标是加里曼丹中部的63万公顷,巴布亚的130万公顷和北苏门答腊的所有项目土地(3.2万公顷)。

印尼国家政府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的经济影响、印尼需要重新投资以及不断升级的粮食危机为由,倾向于建立 “粮食产业大项目”,允许采伐和清理大片林地,通过出售木材获得暴利,然后在清理的土地上种植棕榈油和其他出口商品作物。 近年来类似项目的历史告诉我们,这些项目与生产粮食没有什么关系。1996年在加里曼丹(婆罗洲)启动的 “百万大米项目”(Mega Rice Project),以及最近在巴布亚的 “美劳克综合食品和能源产业”(Merauke Integrated Food and Energy Estate ,MIFEE),都与印尼人的温饱问题没有什么关系,而完全是为了充实一小撮腐败分子的金库。百万大米项目还造成了全球气候灾难,因为土地转换和泥炭火造成了大量温室气体排放。


[1] Kementerian Lingkungan Hidup dan Kehutanan Republik Indonesia, Direktorat Pengukuhan dan Penatagunaan Kawasan Hutan, Direktorat Jenderal Planologi Kehutanan dan Tata Lingkungan, Pemulihan Ekonomi Nasional (PEN) Food Estate, year 2020, http://sikutan.menlhk.go.id/dokumen/09%20Ringkasan%20Pemulihan%20Ekonomi%20Nasional%20(PEN)%20Food%20Estate.pdf